羔羊

……她

她不是美,美这个字眼未免太艳,太绮——无论是静美亦或是灿美都似一团火,是冷火及烈焰,有着焚尽世间默然的颜。太烫,太烫——于是我不敢说美,我只能浅道几句
说她是清的、丽的、秀的。或如敷衍,即古时对那不可攀及顶耀的女子的安抚,对那被称之为小家碧玉的女子的怜悯——并非这般。她之处是极雅,似为潺潺溪流,或阴阴细柳。她已然不可为具象,她是花的吐息,是鸟的扑云,是山的满色。无言述其,只可取表颜略略陋描几语。
我常出幻思,每置临她身前,总是忽嗅满园四季,万植碾碎己身,榨出所有的芳。我可能细绘她?我可能——用我晦目察她明颜?她不是灿火,不是艳日,不是那刀剑的霹雳让我只敢垂目而感光,只是那无能全观而平和包容的极天也让我自惭形秽不可直视。
于是我静了,不再可笑的乱思,我看着她,不顾高月,也不等飞风——我便沉了下去,阖上了目。

我突然想到女o遇到生理期怎么办??一边欲火焚身,一边血哗啦哗啦,这……自慰都很麻烦啊